北京
010-84466961

福州
0591-87678231

海外投资研究

中国资本并购海外私校是曲线盈利,还是人傻钱多?

来源:芥末堆看教育添加时间:2019/06/21 点击:

       近日,新学说就“中国资本收购海外学校”话题对湖南华夏集团国际教育板块总经理&湖南广益实验中学国际部校长高旭进行了专访。
 
       教育互补+资本升值推动收购热潮
 
       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带动教育全球化的布局,中国资本并购海外学校的情况愈发火热,究其具体原因,高旭结合湖南华夏投资集团情况谈到:“华夏投资集团,是湖南本土有实力的投资集团,于1997年涉足教育,目前涵盖了K12所有阶段,积累了20余年办学经验。发展国际教育主要是两个方向:从教育层面而言,广益实验中学国际部想把海内外教育资源打通,利用收购国外学校实现品牌联动和优势资源互补。打造海外校区,双方品牌可以互相借力,课程设计高度融合,学生选择更多。此外,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随着中国的崛起和强大,作为教育者,我们也希望把中国的教育理念拿到世界舞台去分享。就资本层面而言,资本本质是为了保值或升值,走出国门,资本的升值空间有比较可观的预期,这是根本原因。”
 
       实际上,收购海外学校,除隶属同一集团的国内外学校将得到更多的交流融合以外,其利润也相当可观。海外私校的学费一般为10—30万元/年之间,其利润通常为10—30%,个别情况下高达50%,这将为投资者带来不错的回报。
 
       旨在曲线盈利,而非人傻钱多
 
       美国和英国作为世界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等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所以英式和美式学校自然成为被收购的宠儿。海外学校分为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两类,私立学校又分成三类:非盈利组织运营,即使学校运营不佳也会选择关闭而不是出售;大的教育集团来运营,也不会轻易出售;私人拥有并运营,这种学校的出售转让可能性较大。有人可能会质疑:被收购的学校要么是小品牌经营不善面临倒闭,要么是历史原因,招生困难,运营压力太大,收购这些学校岂不是人傻钱多,帮别人收拾烂摊子?
 
       高旭认为:“在收购时,评估一宗收购或投资学校的交易时,除了价格和交易条款等因素之外,买卖双方的教育理念和战略意图的吻合也十分重要。资本本质是为了追求利润,虽然海外可供收购的私立学校数量不多,但资本集团会经过多方考量,才会决定是否收购。资方会考虑品牌价值是否便于推广,也会考虑学校运营状况是否尚存一线生机,还会调研当地生源以及国际生源状况。各项综合因素相加,学校仍有升值空间,资方才会下手。”
 
       据新学说了解,截至目前,被中国资本收购的英美系学校品牌已达10余所。
 
       美式学校
 
       -中国公司房天下支持的非营利性机构“自然保护研究中心”于2015年10月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纽约军事学院。
       -嘉汇教育于2015年收购了倒闭的切斯特学院。
       -51Talk对美国盐湖城的国际学校(American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Utah, AISU)进行战略投资。
       -北京安博教育集团2017年收购了波士顿的海湾州立大学。
       -新华教育投资公司2017年12月收购圣保罗大学。
       -北京凯文德信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8年以4000万美元收购瑞德大学下属的威斯敏斯特合唱音乐学院、威斯敏斯特音乐学校和威斯敏斯特继续教育学院。
 
       英式学校
 
       -孔裔国际教育集团于2015年收购英国戴安娜王妃的母校Riddlesworth Hall School。
       -华人教育机构Achieve集团收购了位于英格兰中部斯塔福德郡的切斯文法学校。
       -具有中方资本背景的Ipswich Education Ltd收购了Ipswich High School私立女子高中。
       -中国首控集团收购了Kingsley School。
       -合一教育收购了英国历史最悠久,最成功的英语语言学校之一,主校区位于剑桥大学城市中心的Studio Cambridge 剑桥英文书院。
       -中金投集团收购了英国一所拥有900年历史的私立学校——Thetford Grammar School。
       -雅力教育在一带一路战略指引下投资英国百年名校阿德科特学校(Adcote School)及米德尔顿公学( Myddelton College)。
       -博实乐教育集团则在去年全资收购英国伯恩茅斯学校。
 
       能否开花结果仍有待观察
 
       教育产业的并购投资不仅仅是资本的输出,更是文化精神的输出;中国教育界长期以来的应试化教育培养方式通常并不能获得国际教育界的认可,在收购海外学校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痛点。
 
       高旭告诉新学说:“目前我们华夏集团还在寻找并购标的。在收购海外学校的过程中,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是政策,教育产业资本如何合理合法出境,我国政府仍未表明态度,未出台具体法律政策,这就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旦政策风向转变,海外收购学校可能无疾而终。另一方面是理念,在跟英美人接触时,他们很看重双方教育理念是否一致,即使中国资本有优势,即使对方学校经营不下去,如果教育理念不一致,他们也不愿意合作。我们的良好愿望是通过收购学校,输出中国优秀教育理念,但对方是否愿意接受也需要打个问号。”
 
       在高旭看来,中国国际学校数量增长很快,尤其梅姨访华后,更有一批英国新品牌首次登陆中国大陆。国际学校经历了以招收外籍人员子女为主的1.0时代和外来品牌入驻,民办双语学校涌现的2.0时代,如今正步入中国民办学校走出去收购海外学校的3.0时代,这种浪潮一波接一波,是资本追逐利润的一种模式和趋势。未来两年,中国资本收购海外学校的数量将迎来一个暴涨期,但如何开花结果,具体盈利状况仍有待观察。
 
       在实践中发掘品牌核心竞争力
 
       海外并购学校对于集团化办学的资本来说也是一种扩张发展模式,在并购过程中,牢牢把握核心竞争力显得尤为重要。
 
       在高旭看来:“被收购学校的核心竞争力不是预先设定的,而是在办学实践中摸索出来的。从某种角度看,核心竞争力可以理解为品牌差异化,品牌差异化不是靠打造,而是靠发掘。中国国际学校的核心竞争力,就体现在以地域文化为根、中华文化为魂、全球文化为用的办学理念上,海外收购的学校亦应将中西文化相融合,去国外实践,形成中国特色学校。学校在发展过程中,既要遵循教育规律,也要兼顾资本规律,资本求快,教育求稳,平衡好二者之间的关系,才能确保健康发展。
 
       去海外办学和收购学校要做到尊重,尊重不同的教育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教育理念上的差异,因为教育的本质是一样的,但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不同,教育理念存在差异。例如英国的学校,强调关注个性化教育,强调学生感受,这种理念在中国可能行不通。我们国内的很多其它学校也在摸索尝试个性化教育,但由于学生人数太多,教师或多或少受传统教育思维的影响,个性化教育理念在落地实施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实际的困难。收购海外学校不是大国沙文主义,也不是文化殖民,而是分享有价值的教育经验,不断摸索和打造融合之路。要避免拿中国的经验生搬硬套外国的教育体系,要注意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来做,在尊重的基础上融合理解。”
 
       中国教育走出国门,向海外扩张,这是大势所趋。正如,早前在中国办学的外国学校一样,收购海外学校既是中西教育理念的融合,又是中华精神文明的输出。如今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传统文化也渐渐被唤醒,资本对教育的追捧促成了海外私校被收购的热潮。至于这些被收购的学校未来如何发展,我们且行且观察。